木兮—今天阿七大大更《纨绔》了吗?

闹钟……死掉了QAQ没听到,完蛋了……总之假装是一点……
是三三的生贺,她暂时退圈我替她发……睡过去了……
@三千 求不打QAQ
为什么手机不能定时啊呜呜呜QAQ

【王了个乔/00:00】仙王蛊鼎火锅

*大概是剑三背景

*其实我不玩剑三,但我姬友是军爷、毒萝、盾爷、秀秀......

——————————————————————————————

今天是每月一度,各帮会大佬们相约聚餐撩骚【划掉】聊天的时刻。

按照说好的每个帮会轮一遍,不偏不倚。这次正好轮到了兴欣。

大佬们:总觉得有点不安……

本着兴欣节约为本,开流节源的原则,经过叶修、魏琛、陈果等高层人员的探讨与磋商,最终决定了最最节约成本,同时可以(可能)宾主尽欢的菜色。

 

于是,聚餐当天。

一口巨大的鼎摆在桌面上,通体萦绕着诡异的紫色雾气和光芒。从鼎口望进去,隐隐能看到被雾气遮盖的表面上,一个个泡泡冒出又炸裂,循环往复。汤倒是清澈见底,可依旧改变不了它本身的紫色。

鼎周边倒是摆着很多菜色:被剪掉尾尖劈成两半的蝎子;去皮切成一段一段的蛇;稍微灼烤过的蜘蛛;剪去头从中间稍微划开的蜈蚣;剥了皮片成一片片的蟾蜍……

黄少天看着摆在面前的一口大鼎,本来正蠢蠢欲动的筷子几起几落,终究还是轻轻搭在了碗沿:“叶修……你这是诚心不想请我们吃饭吧?兴欣就抠成这样!?人雷霆小事情之前好歹也上了一堆鸭脖鸭架鸭翅给大家啃啊。不对……说!你是不是想毒死我好继承我的冰雨?”

被黄少天的话狠狠射中的肖时钦只是笑了笑:“啊……因为小戴正好想吃,所以那次就……”

周泽楷整张脸都青了,那双从来都是稳稳当当握着千机匣的手现在却在隐隐颤抖着。

与他同来的江波涛则一脸随时准备为自家帮主英勇就义的表情,看得方锐手直痒痒。

“少说废话,我家小乔的仙王蛊鼎火锅哪儿不好?还能免费帮你们补气血和内力,你们哪儿找这么好的事儿去?”叶修不以为然地敲了敲烟袋,显然没把后辈们的抗议放在心上。

喻文州顺了顺黄少天的毛,好脾气地开口:“道理我们都懂……可为什么是仙王蛊鼎?普通的火锅不行吗?”

“就是因为是鼎才好啊!”方锐一双真诚的大眼睛仿佛在皮卡皮卡闪着光:“我们兴欣可是钟鸣鼎食之家!真的!信我!”

“哦。”其他人表示冷漠并向他扔了个鼎。

本来没什么表情波动的张新杰听见叶修说的话突然抬头,一双眼镜中仿佛折射出了什么诡异的光。执起筷子夹了一片蟾蜍肉,在锅里略涮了涮就放进碟子里。在韩文清欲言又止的眼神和张佳乐瞻仰遗颜般的表情里把肉片咽了下去。

然后,他就在所有人瞻仰遗颜的眼神里缓缓倒了下去,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还想着回去之后要给张佳乐加训,加几倍……然后他就在韩文清怀里失去了意识。

韩文清顺手把张新杰背到背上,看了叶修一眼,就默默地走了。

张佳乐悄悄附在孙哲平耳旁叽叽咕咕:“为什么我觉得刚刚那一眼里他们已经约好了下次切磋的时间、地点、坑门票的方法、价位呢?”

孙哲平喝了口茶:“错觉。我们回去。”然后拉起张佳乐就往外走,出门前还背对着叶修挥了挥手。

这四个人走了之后,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找借口溜了,最后,桌旁只剩下了叶修和王杰希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小眼瞪小眼……

“……”叶修决定先出口为强:“老王你还不走啊?微草那一大家子可还在家里嗷嗷待哺等着你回去投喂呢。”

“今天小别做饭。”王杰希气定神闲地呷了一口茶。

“哟,别是把自己给炖了吧?大眼儿你不回去看看?”叶修反唇讥讽。

“前辈多虑了。”王杰希说完这句话,就敛眸看向澄澈的茶水,仿佛是要看出一朵花儿来。

就这么挺了段时间,叶修终于觉得无聊了起来。恰好这时乔一帆端着些菜进了屋子,叶修也乐得清闲。顺势站起身走了出去,与乔一帆擦肩而过的时候出声:“一帆,今天就给你放个假,好好陪老王玩玩儿去。”

“……谢谢前辈。”乔一帆的耳朵‘嘭’地一下就红了,但还是低声和叶修好好地道了谢。

“谢什么。”叶修倒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多坑坑老王可比那一两句谢谢重要多了。”

乔一帆满头的黑线:前辈,道理我都懂。但这么直白地说出来是不是不太好啊……

“一帆,你来了。”王杰希在乔一帆踏进屋子的时候就抬起了头,此时正勾着浅浅的笑意看着他。

“嗯。”乔一帆轻轻地应了一声,把自己手里的两个碗分别摆在王杰希和自己面前。

王杰希还是那么笑着,伸出筷子夹起蛇段下到锅里。略煮了几分钟,在乔一帆的示意下夹了起来,沾进碗里的沾料,然后放心地吃了下去。

“唔……”乔一帆有点纠结:“你就这么放心?”毕竟有张副帮主这个‘前车之鉴’,乔一帆在心里默默补充。

王杰希看上去更愉悦了:“是你做的,我信你。”

不可避免地,乔一帆的耳朵更红了,但他看起来也更开心了:“啊,你要不要尝尝煮蝎子?“

“……很好吃?“

“嗯!其实和螃蟹差不多的啦。毒腺什么的也去得很干净噢。”

兴欣女神教之唯Boss与肉不可辜负 中

现在,如果有服务员进入这间包间,应该就会体会到什么叫做尴尬……和刺眼吧。

偌大的包间里,圆桌旁围坐了一圈人。满满当当十几位姑娘,却偏混进来一个汉子。偏偏这唯一一个男人紧挨着一个妹子,而其他姑娘们的目光简直要把那个男人射穿。

这时候如果里面再多一个人,可能分分钟就能脑补出数十部各不相同的狗血大戏,部部狗血满地,荡气回肠。

然而实际情况确是叶修懒懒坐在王杰希旁边调侃他不远万里来兴欣蹭饭还拐带她家孩子,别提什么原来是微草出来的。进了我大兴欣,就是我大兴欣人。

而包子则坐在乔一帆旁边啃肉,啃着肉还不消停。眨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冲着乔一帆东问西问,直把乔一帆问得低头不语,只能看到通红的耳垂。直到坐在她边上的罗辑忍无可忍给她塞了满满一口烤肉,才让她略略消停了下。当然,不排除是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王杰希边回击叶修的垃圾话攻势,边眼疾手快地发挥冠军级手速从‘虎口’夺食,然后在一群人绿油油的目光里塞进乔一帆的盘子。看着乔一帆身上的几两肉,越看越觉得兴欣把自家一帆养瘦了,于是对着叶修又是一番唇枪舌剑。

而乔一帆早就在包子的不断追问里红了脸,这会儿只低头吃肉。然而感受到王杰希有如实质般的目光却更是把头埋得深深的。只觉得自己需要亲爱的室友奶一口,驱散一下负面状态。

坐得离乔一帆最近的王杰希自然没错过隐藏在缕缕黑发间的那抹嫣红,笑了笑,没说什么。却有意无意和一帆靠得更近了。

方锐在对面不由心里磨了磨牙,决心回去要在上林苑大门口竖起;男性与雄性不得入内的牌子。

兴欣女神教之唯Boss与肉不可辜负 上

今天,是兴欣一周一度改善伙食的时候。

在叶修的伟大领导下,兴欣大多数时候都是靠着泡面榨菜火腿肠过活,好一点的和外卖小哥相亲相爱。于是,每周一次的聚餐就显得格外重要。

 

“于是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啊……”方锐阴沉着一张可爱的小脸恶狠狠地盯着王杰希看,叼在嘴里的肉就像叼着王杰希的肉一样磨着牙。

“据说是微草放假,专程来找一帆的。”方锐身边的安文逸端起杯子小声说。

方锐一噎:“就算是放假,他大小也是一队之长吧?就这么深入敌营?”

坐她另一边的苏沐橙从叶修筷底截出一块肉:“听小戴说,微草那些事儿全扔给英杰了。说是要开始锻炼下任队长?”

“哼!听他瞎掰!”魏琛懒洋洋地倒满一瓶啤酒,显然对王杰希的解释不屑一顾。

“……对了,小安你平常不都坐一帆旁边吗?”一直埋头吃肉的罗辑突然抬头。

“你觉得这种时候除了叶修和包子谁能挨着他们吃?不觉得自己仿佛在发光?”还是1000瓦的最大功率灯泡。安文逸暗自腹诽。

“可你们不觉得坐对面那两个人更闪了吗?”唐柔忍无可忍。

陈果也闷闷开口:“总觉得今天的烧烤一股狗粮味儿……”

—————————————————————————————————

抽中荒啦!还愿!

只有这点不要嫌弃~明天上补习班要早点睡......

 

 

舌尖上的王乔

夏休期却还要到俱乐部报道的王杰希现在有点不爽。

毕竟好不容易把某只拐回帝都打算甜甜蜜蜜没羞没臊地好好过一个假期,对于大多数时间都只能睹物思人的异地恋人们来说是很重要的。

没错,惨到连照片都没几张。

毕竟身为一家之长,王杰希再怎么说也不会和儿子抢照片。

而且当知道了莫名其妙给自己增加工作量的就是自家老婆的上司时就更不爽了好么??

王杰希冷静地看着手里这个月被兴欣拉走的野图Boss统计,在心里把某叶姓人士吊打。

话说昨晚这个时间我们应该睡了啊……一帆怎么还有精力抢Boss??

嗯,一定是我不够努♂力。王杰希表示为了微草自己该再接再厉,绝不给敌人一丝一毫的喘息时间。

而在距微草不到10分钟路程的某公寓,某个被王杰希默默关♂爱的人打了个喷嚏。

乔一帆抽出纸巾迅速捂住口鼻:“唔?不会要感冒了吧?”

嘀咕两句,然后把注意力放回面前的菜板上。

素白的手握成猫爪的样子摁住肉,拿起刀切成肥瘦相间的方块。大小……?和键盘一样大你们信吗?

然后把肉全部丢进已经煮沸的锅子里,等了几分钟,觉得差不多熟透了就用漏勺捞出来沥水备用。

 

从旁边的冰箱里翻了翻,掏出一块生姜和一头大蒜。手起刀落,切了一块姜下来,又掰了几瓣蒜,其他塞回冰箱。

姜在水下冲洗一下,就切成片放在一旁。蒜摆在菜板上,像拍黄瓜一样把菜刀横在上面,用力压了几下。然后把蒜皮剥掉,和姜一起放在旁边的盘子里。

把锅架到灶上,起火,热锅。乔一帆想起什么似的蹬蹬跑进客厅,拿着一袋白糖回来。

倒油,等油热得差不多,乔一帆倒大概三分之一白糖进去。然后歪头想了想,又倒了剩下的二分之一。于是,问题来了,一帆到底倒了多少白糖呢?

乔一帆看着锅里的糖变了色,就把沥好水的肉下进锅里,用锅铲翻炒了几下。就把八角、肉桂、花椒、干辣椒、姜片、蒜一起下进锅里继续翻炒。

等飘出香味,有把刚刚煮肉的汤倒进锅里大火煮沸,又转小火盖上锅盖慢炖。

乔一帆坐到餐桌边,拿起手机无聊地戳戳戳。盯着时间,发现差不多的时候掀开锅盖,倒进生抽和蚝油、料酒。再盖上锅盖,无聊地趴回桌子戳戳戳。

乔一帆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就放下手机。再次打开锅盖,汤汁已经收到差不多只有三分之一的程度了。加盐,翻炒一下,加了点白芝麻就倒进一边准备已久的砂锅。

“唔,这样就差不多了?”乔一帆又调整了一下砂锅的位置,确定它摆在桌子正中央。

“接下来……前辈什么时候回来呢?”

—————————————————————————————————

见过这么清纯不做作的炖肉吗?

大晚上好饿......我为什么要自虐QwQ

 

【黑遍全联盟】众治疗的抉择:对不起我们选择输出 下

回云

小安突然威武霸气

傲风残花

小安突然霸气侧漏

守灵者

复杂jpg.  居然是后辈混得最好……

治疗之神

呵呵,你们还是太天真了

温柔天使

方神!合影留念!

零零柒

楼上那个迷弟是谁?快拉走,简直拉低了我们治疗组的格调

温柔天使

滚!

治疗之神

你们以为狂剑很难奶吗?话唠很难奶吗?猥琐很难奶吗?

治疗之神

不,那是你们没碰到一个叫做魔术师的职业强颜欢笑jpg.

冬虫夏草

师傅……

灵魂语者

原来魔术师在方神眼里已经算是荣耀新职业了吗哭笑不得jpg.

守灵者

略吓人

治疗之神

宁奶十狂剑,不奶王杰希微笑jpg.

冬虫夏草

Wow师傅你这是把队长妖魔化了吗?

石不转

王队走位的确诡异了点……也不至于这样吧?

治疗之神

得了吧,他那哪儿是走位,是飞位

笑歌自若

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傲风残花

西斯空寂

治疗之神

恨不得给他身上栓根绳子,奶一下跟放风筝似的。

治疗之神

不转视角两秒就能没影,不叫他绝对不回来喝奶

冬虫夏草

师傅你这莫名其妙的怨妇口吻……不敢看

守护天使

小心被你师傅灭口

笑歌自若

Emmm…..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小手冰凉

手动微草原谅绿

零零柒

小安稳住,小心方神打击报复

温柔天使

噗——我没笑!真的!

治疗之神

楼上的,我都记住了超记仇jpg.

零零柒

噫!突然害怕

石不转

所以呢?

治疗之神

所以不如选择输出

治疗之神

崽子们,听我一句劝。打好技能加好点,输出未必比不过那群二傻子

石不转

......圣职系也没有什么攻击力特别强的技能

小手冰凉

前辈很感兴趣的样子?

傲风残花

完了完了,治疗组两大黑恶势力聚首

守灵者

征服荣耀要被提上治疗组日程了吗?

云归

原来我们治疗组还有日程??

治疗之神

可以向小安学习,打一个英勇跳跃。脚踩枪王,拳打散人。

小手冰凉

荣耀里拳打叶修有点难,现实的话……(笑)

笑歌自若

为叶神意思意思加个血

治疗之神

或者风暴反击,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守灵者

好狠……

零零柒

所以……?

治疗之神

对不起我们选择输出

守护天使

对不起我们选择输出

傲风残花

对不起我们选择输出

小手冰凉

对不起我们选择输出

—————————————————————————————

汪!

【黑遍全联盟】众治疗的抉择:对不起我们选择输出 上

某天,联盟的某群中展开了这样的激烈对话。

【为治疗之崛起而输出】

傲风残花

微笑中透着妈卖批jpg.

回云

∑(っ °Д °;)っ前辈你怎么了前辈!?

守灵者

安啦,一看就知道刚打完比赛

小手冰凉

我怎么不知道比赛还有摧残精神的作用??

温柔天使

 

笑歌自若

目测应该是奶了狂剑的后遗症,小莫辛苦了 拍肩jpg.

灵魂语者

奶狂剑还有后遗症?这是什么操作?? 真是让人摸不到头脑jpg.

零零柒

看人家钟妹子一个妹子奶俩狂剑都没说什么?就你事儿多

傲风残花

呵呵,你是不是忘了。孙哲平也是吃我的奶长大的。

小手冰凉

......这种诡异的说法……莫名一抖

千叶离若

孙前辈很照顾我的。至于楼冠宁?管他去死 冷漠jpg.

冬虫夏草

楼式暴风哭泣?

傲风残花

那货怎么从来都没配合过我!??(╯‵□′)╯︵┴─┴

笑歌自若

我相信如果你也是个妹子他会很乐意照顾你的。

灵魂语者

+1

 

温柔天使

+2

守灵者

+3

 

傲风残花

呸!给他拉血线全靠蒙好么??估计什么时候弹药专家有治疗弹技能他才能安安生生地在战场上站到最后!

石不转

那身为一个治疗的意义还何在……

傲风残花

集中精力拉好需要治疗的人的血线 微笑jpg.

小手冰凉

好想法 鼓掌jpg.

灵魂语者

你会发出这种抱怨只是因为你没碰上一个叫蓝雨的队伍

灵魂语者

诸位,听我说。我们蓝雨从来就没有奶妈!我们只有肉盾!

灵魂语者

偶尔到了我发挥治疗作用的时候……黄少你特么能不能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回云

......虎摸

小手冰凉

......要抱抱亲亲举高高吗?

灵魂语者

不了,谢谢

冬虫夏草

话说方锐前辈也很能躲吧?小安不会很辛苦吗?

小手冰凉

不会。平常都是在网游里练习,会自己回来喝奶的。

小手冰凉

反正不喝就死( ・ˍ・)就算是叶修也是一个待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篇双向暗恋好想推了重写QAQ然而好懒......

诸位!我木汉三又回来啦!

以及我恨死lof这个死排版了.......电脑党抱住空调暴风哭泣QAQ

【23:00】这是一辆骑士公交

上车~: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26619777290389

 

记错了时间多亏肉肉和瞳瞳QwQQQ瞳瞳愿意和我换时间真是......接受以身相许吗?(开玩笑哒////////)肉肉超~可靠的!还萌萌哒!今天开始做肉肉的小迷妹!

(王乔)这是个恐怖故事

地球上最后一个活下来的人类,乔一帆坐在残破房间中的沙发上看向窗外清冷的月亮。
王杰希走过来,递给他一杯热可可。

—————————————————————————
打我啊×_×
我真棒

(王乔)Unrequited love 5

王杰希在盘剥完这个王乔群里所有的存粮后,发现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为什么……虐一帆的那么多!??虐完一帆接着就是自己接受内心的谴责!?

王杰希默默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他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然后他端着咖啡杯从座位上站起来踱到窗边,看着俱乐部门外的歪脖子树旁边路灯的对面的烧烤摊,思索着要不要去吃个夜宵。

当然英杰小别他们就不用了,长身体的时候不能吃太多烧烤。

很好。王杰希为自己英明神武的决定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然后揣上自己的皮夹子准备下楼。

‘咚咚’门被敲响了。

“请进”王杰希很奇怪这种时候谁会来训练室找他。

许斌推门进来:“队长,经理找你。“

“哦?有说什么事吗?”王杰希挑了挑眉,颇有兴趣地问道。

“好像是全明星……”许斌顿了顿:“这次全明星大概是在兴欣举办。”

许斌觉得王杰希的一双大小眼‘唰’地就亮了,然后不动声色地迅速拿起外套穿上就往外走。

许斌目送着王杰希快速而丝毫不显急促的步伐,无言地走到王杰希还没关掉的电脑的屏幕前。

许斌淡定地无视了网页上某一个位置大写着的王乔和QQ里旋转跳跃不停歇的某王乔群,伸手关掉,然后默默感慨:自己今天也是一个好副队呢。

没错,许斌他,知道,自己的队长喜欢前队员乔一帆。虽然乔一帆走时还转会不久的许斌跟他并不熟悉,但我们许斌大大是谁啊?心细如发的磨王大大啊!

许斌他凭借自己锻炼出来的耐心及细致慢慢发现了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然后默默决定作为一个好副队要给队长分忧解难。然后总有一天他就能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迎娶袁柏清!

—————————————————————————————————

没错许袁我是吃得!请叫我冷cp之王!

动画里那个许斌......不存在不存在!看不见看不见!tan 90度!

哭唧唧......另外两更明天再说好咩么么哒?QwQ